首页|

中心简介|

会诊专家|

政策法规|

行业资讯|

典型病例|

专题讲座|

远程教学|
武警总医院
 
互联网医院风起云涌 全国第一家“云医院”还好吗?
 
时间:2017-04-18
作者单位:健康界
作者:沈媛巧
 
    从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到浙一互联网医院,再到银川互联网医院。短短几年,互联网医院如雨后春笋般在全国落地。
    然而,当业界目光都聚焦到乌镇互联网医院、银川互联网医院时,却忽略了作为全国首家云医院的“宁波云医院”。从2014年成立至今,三年过去了,这家云医院怎么样了?在互联网医疗建设上,宁波又有着怎样的思考?在4月15日举行的北京卫生信息技术协会2017年学术年会上,宁波市卫计委信息化处处长孙向东向业界透露了宁波云医院目前运行情况,健康界从现场捕捉答案。
    构建四大平台 医疗信息互联互通再拔高
    作为“看病难”的重要原因之一,就医流程复杂、现场排长队、候诊时间长、诊疗秩序混乱一直被患者诟病。随着云医院的建设,这一问题在宁波逐渐得到缓解。健康界了解到,目前医疗信息化为宁波患者一年节省就诊时间约6000万小时。
    效率提高的背后,是医疗信息互联互通和信息共享程度的不断提高。
    据了解,宁波云医院目前已构建四大平台:医卫协作平台、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区域医疗服务平台、综合卫生管理平台。四大平台的构建带来了工作协同的改善,首先是医卫协作平台实现医卫协同,即医疗机构与公共卫生机构的协同。目前,宁波云医院实现全国第一个传染病平台智能直报;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实现医疗机构与医疗机构间的协同,区域心电、病理、检验、影像都已打通;综合卫生管理平台实现医管协同。
此外,2014年宁波云医院公众健康服务平台形成,“医院通”APP、微信健康宁波、公众健康服务平台陆续上线,实现了医患协同。“2016年宁波市和鄞州区区域卫生信息平台,还通过了四级甲等平台的测试。”孙向东介绍道。
    没有特大型医院 反倒成就了宁波云医院
    互联网医院遍地开花,背后既反映出互联网医疗的火热,更折射出互联网医院模式的多样化。在孙向东看来,目前互联网医院存在三种模式:一是政府主导模式,由政府牵头在一定区域内成立的互联网医院,代表为宁波互联网医院;二是医院主导模式,即以大医院或大医院为主的医联体为基础成立的互联网医院,代表为浙一互联网医院;三是以企业为主导的互联网医院,代表为乌镇互联网医院、银川互联网医院。
    模式不同,意味着各互联网医院的侧重点和服务内容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差异。孙向东指出,宁波云医院作为政府主导下的互联网医院,与其他2种互联网医院相比,更注重民生;“而企业为主导的互联网医院则更多地关注盈利”。因此,政府主导成为宁波云医院的第一大特点。
    其二,O2O服务模式。作为依托互联网技术进行的医疗活动,互联网医疗是否合法一直存在着各种争议和讨论。“我们觉得在现有政策下,只有在依托线下实体医疗机构的基础上做互联网医疗才是合法的。”为此,宁波云医院从建成之初就坚持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
    其三,区域化布局。孙向东透露,宁波市所有的医院、所有的互联网医疗平台都通过宁波云医院来实现的其互联网医疗功能。“这都得益于我们区域卫生信息化的发展。”孙向东说
    值得一提是,尽管宁波在医疗资源上与北上广等地区相比并不具有优势,但在医疗信息互联互通上却走在全国的前列。原因何在?孙向东解释,宁波没有大型、特大型知名医院,尽管三甲医院不少,但是规模都差不多,区别不大。“从医疗角度来讲,这可能不是优点,但在信息化上却是个优势,规模大小的一致性能更好地利于互联互通。”
    据孙向东介绍,目前宁波云医院实现了云公卫、云检验、云病理、云影像、云护理、云药房、云医疗、云管理八大体系。
    三大服务
    事实上,不管是政府主导、医院主导还是企业主导的互联网医院,虽然最终的服务目标都是患者,但却存在直接服务端口的差异。政府主导的互联网医院直接服务于医疗机构和患者,医院主导的互联网医院服务于患者,而企业主导的互联网医院服务于医生和患者。
因此,按照服务对象和层级的不同,宁波云医院将服务分为基层、医院和居民三部分。
    面向基层的服务。首先是指家庭医生签约和在线公共卫生服务。通过云平台,家庭医生可以管理签约服务的患者;基于区域卫生信息平台,签约患者包括健康档案、日常咨询在内的信息自动上传至云端;而在药品配送方面,宁波云医院已经与本地连锁药店等第三方机构实现互联,通过云HIS系统电子处方可以方便地流转到连锁药店,居民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就近取药或享受配送服务。
    其次是为基层医生提供随访。利用随访包和可穿戴设备,将健康数据上传并导入个人健康档案,云医院平台结合居民健康档案及生活数据为他们制定健康管理方案,推送健康相关知识和智能分析报告。
    其三是基于云医院的远程医疗服务体系建设。宁波云医院在二甲以上医院建设远程医疗服务中心,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建设基层云诊室,采取远程医疗服务流程和网上医联体的服务模式,开展大医院面向基层的远程医疗服务。由签约管理患者的家庭医生提出申请,在大医院远程医疗服务中心和基层云诊室之间开展协同门诊,医疗处置由家庭医生完成,患者主要是大医院出院的随访患者和家庭医生处置中的疑难患者。
    此外,宁波市还成立了全国第一个区域性的临床病理诊断中心。目前中心的远程病理会诊平台联通了全市15家医院,并接通了云医院;可完成11个亚专科病理诊断,1GB的数字病理切片几分钟就可上传完成。
    面向医院的服务。全市搭建统一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各个医院在上面开设云诊室。目前,云医院已开设高血压、糖尿病、心理咨询、心血管康复、骨关节病、前列腺疾病、眼科疾病、妇女保健、儿童保健等专病专科云诊室53个。2016年,宁波云医院开展线上医疗服务5万多例次,开具电子处方和送药上门服务17000多单,开展协同门诊2100多例。
    面向居民的服务。针对医生在线下诊所接诊过的慢性病或病情稳定的常见病复诊患者,通过线上问诊和移动生命指标检测等手段,做出续方、药物调整、健康指导或线下诊疗预约等处置,并提供线上结算和送药上门服务。
    此外,孙向东表示,宁波云医院还能开展基于大数据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为重点人群建立健康评估模型,出具年度个人健康评估报告,使重点人群了解自身健康。
    互联网医院发展还有哪些坎儿?
    得益于政府对“互联网+医疗”的政策倾斜,互联网和医疗信息化的持续深入,以及医院改善医疗服务、转变业务模式的“内需”驱动,互联网医疗正逐渐成为分级诊疗、医联体等落地的有效路径。
    不过,与所有新生事物一样,互联网医疗当前的发展路径并不明朗,规范、标准甚至政策、法律均存在不少空白地带。孙向东强调,在当前政策允许范围内,互联网医疗的实施主体仍是医疗机构和医生,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只是服务路径,“互联网医院必须实现线上线下协同服务,服务的内容必须围绕医疗服务。”
    路径不明确,政策、法规存在空白,摸着石头过河态势下,互联网医院发展还存在哪些坎儿?
    基于宁波云医院的互联网医疗探索,孙向东表示互联网医疗发展还存在安全问题,包括数据安全和医疗安全。“宁波云医院一开始就基于区域人口健康信息平台进行建设,并通过四级甲等平台测试。”孙向东介绍道,宁波云医院在平台基础上还与相关合作商签署健康档案保密协议。
    同时,为保证医疗安全,孙向东认为应当通过建立标准和规范,对互联网医疗行为进行严格的界定,“有些医疗行为并不适合在互联网上进行,应该规范相关的标准。”至于支付问题的解决,还有待纳入医保范围。

 
分隔符
copyright (c)2000-2017 武警总医院远程网站www.wjtele.com 京ICP备11046050号-11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3477号